王晓晖在线新经济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复苏的“新引擎”

中新网上海10月13日电 (高志苗)“在线新经济不仅是疫情期间有效保障日常生产生活的‘缓冲带’,同时在危机中彰显出了巨大的创新能力,成为拉动中国经济复苏的‘新引擎’。”中国新闻社总编辑王晓晖13日在2020上海“在线新经济”论坛·虹桥峰会致辞中表示。

2020上海“在线新经济”论坛·虹桥峰会13日在沪举行,论坛由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指导,中国新闻社、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政府主办,主题为“新经济·新动能”。

他建议,“十四五”规划必须要以“达峰”目标为导向进行部署。“十四五”期间,东部沿海经济转型比较领先的地区,可能要率先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峰;钢铁、水泥、石化化工等高耗能的行业,也必须在“十四五”期间率先实现达峰。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名誉主任杜祥琬说,此前中国提出的目标是,二氧化碳排放于2030年“前后”达到峰值,但习近平主席近期的提法有了微妙变化,去掉一个“后”字,一字之差,背后却是中国提速减碳的决心。

在何建坤看来,在未来全球都要实现碳中和的情况下,低碳的发展能力、低碳先进的技术和低碳的经济体系就是核心竞争力,就是现代化国家的标志。提前谋划、布局碳中和目标有利于打造我国低碳这项长期核心的竞争力,引领世界能源经济变革的潮流。

杜祥琬说,在控煤的同时,做好煤炭的清洁利用,从而逐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强度。他解释说,目前我国单位GDP的能耗是世界平均能耗的1.5倍,这意味着我国在提供能源效率上还有很大空间。如果我国单位GDP能耗与世界平均水平看齐,每年可以减少十几亿吨标煤。杜祥琬表示,在减煤的同时应该同步布局可再生能源的替代方案,逐步优化能源结构。

在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的多名专家看来,这两个时间节点的目标内涵丰富,从近期来看,意味着中国疫后经济复苏要走一条绿色道路;从长远来看,“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个中国首次向世界宣示的减碳目标,将作为指挥棒引领中国转型为低碳大国。

他解释说,当下空气质量治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光靠末端治理已经难以解决目前的环境问题,必须靠产业结构、能源结构、用地结构和交通结构等深度调整,而低碳目标也得靠深层次的结构调整才能实现。

关于上海在线新经济的发展,王晓晖表示,早在今年4月,上海提出了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三年行动方案,不断通过制度创新,推动科技与应用场景的对接,激活科创活力,助力传统企业转型升级,为构建国内大循环铸造强有力链条。

王晓晖强调,在上海创新前行的路上,作为以对外新闻报道为主的国家通讯社,中国新闻社也将继续用最专业的方式,最有效的渠道,传播“上海经验”,呈现“中国信心”。(完)

日前,习近平主席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指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作为疫情发生以来第一个恢复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中国释放内需潜力是推动经济持续增长的关键。网络购物、移动支付、线上线下融合等新业态新模式为特征的在线新经济为恢复信心、提振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王晓晖指出。

王晓晖说,今年年初开始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中国经历了艰苦卓绝的历史大考。眼下,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中国则释出从疫情中复苏的最清晰信号。

低碳转型带来多个协同效应

当前“十四五”规划正在紧锣密鼓的编制过程中。何建坤认为,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的目标,可以倒逼“十四五”和“十五五”经济能源发展格局的变化。

中国工程院院士、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王金南也认为,两个低碳目标为我国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提供了新动能。

国家发改委国家节能中心主任徐强认为,一个国家的低碳转型,政府要有态度,全社会都要有觉悟,每个公民都要尽义务,才能够实现。

他说,目前我国在能源结构转型方面的准备相对充分,但在绿色消费、绿色金融等其他领域的应对还相对分散,缺乏系统化准备。如果从绿色金融等角度来布局能源转型,会给能源低碳化带来新的驱动力。当下,除了气候、环保领域外,应该动员全社会助力低碳。

同时,上海正不断优化营商环境,吸引外资总部和研发中心落沪,不断为打通国内国际两个循环增添关键节点。上海的互联网平台、科创公司等创新主体努力培育新业态新模式,寻求疫情常态化条件下发展与壮大的最佳路径。

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主任、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说,目前我国二氧化碳的排放70%来自于工业生产或生成性排放,30%来自消费性排放,但未来随着工业生产效能的提高和生活水平的提高,消费性排放的比重有可能会提高,来自消费端的低碳化需要老百姓改变消费习惯,过低碳生活。

“达峰”目标或成十四五规划重要指挥棒

王一鸣还从另一个角度提供了关于低碳目标的思考。他说,中国经济复苏需要双轮驱动,一个是数字复苏,另一个是绿色复苏。二者相互关联,相互支撑,如果经济的数字化水平提高了,碳排放会大幅下降,但目前我国关于复苏两翼的协同作用还没有深度关联,也缺乏具体的行动方案和行动计划,这都需要尽快启动,以迎接一个即将到来的低碳社会。

我们即将迎来一个低碳的时代

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即将召开,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王晓晖认为,如何将中国经济复苏的经验与信心进一步传递给世界,强化构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上海作为中国经济金融中心,对外开放核心枢纽,先行先试的经验具有更为深远的意义。

在杜祥琬看来,由煤炭消费大国转型为低碳大国,既是国际责任,又是中国自身可持续发展的需要,更是满足人民对美好环境质量的需要。他说,经济发展、能源转型、环境质量改善与应对气候变化是协同一致的。

如何在2030年前实现二氧化碳排放达峰,杜祥琬提出的思路是,在“十四五”期间控制煤炭消费量,做到零增长,甚至是负增长,并在此基础上提高煤炭的使用效能,进一步减少煤炭使用量。

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清华大学原常务副校长何建坤说,大部分发达国家从碳排放峰值到实现碳中和,通常预留了50-70年的时间,但中国只给自己留下了30年时间,这意味着我国需要付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和实现跨越式发展,这彰显了一个发展中国家对全球可持续发展的责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鸣则表示,以低碳为引领的绿色发展理念,远不止于能源转型,绿色消费、绿色建筑、绿色交通、绿色金融都是题中之义。

何建坤说,全世界都在期待中国能够引领全球疫情后的经济复苏、绿色发展,也期待中国“十四五”规划成为绿色复苏的风向标。中国提出两个低碳目标正是明确了当下及未来经济要走绿色复苏、低碳转型与高质量发展的协同路径。对此,王金南也认为,经济发展不能回到老路上,低碳目标是我国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我国从2013年起持续进行了蓝天保卫战,在2020年年底污染防治攻坚战收官前,“十三五”的蓝天目标完成在望,但与发达国家相比,环境质量水平仍有差距。杜祥琬说,环境污染排放和温室气体排放目前在中国是同根同源,能源低碳转型为进一步改善空气质量提供了空间。

在何建坤看来,向世界宣布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体现了中国主动承担国际责任的大国担当。他解释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报告曾指出,全球要实现控制温升不超过1.5摄氏度的目标,2050年要实现二氧化碳的近零排放,其他温室气体深度减排,而中国宣布的碳中和目标就是对全球温升不超过1.5摄氏度的贡献。

何建坤也认为,“十四五”期间煤炭消费量应该实现零增长。煤炭消费量必须要率先实现峰值,由天然气等能源进行补充。

在杜祥琬看来,“十四五”煤炭消费量削减的空间关键在减少非发电煤炭的用量和提高发电用煤的能效。他解释说,工业用煤占我国煤炭消费量的30%左右,通过技术进步可以减少这部分用煤,同时,发电用煤效能也有挖掘的空间。

meram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