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叔侄接力守长城

“身边的文物保护好了,咱老百姓的日子也越来越好”

40年,叔侄接力守长城(解码·文物保护利用)

特别是近年来《长城保护条例》落地实施,长城保护工作越来越规范。当地在长城周边村里成立长城保护工作站,加强对长城保护员的业务培训,力争使保护员个个成为长城的宣传员、土专家。“培训外,我也向老长城人请教,学习长城知识,了解长城历史,传承长城文化。”孙志伟说。

巡查手段的科技含量正在不断提升

19时20分左右,公安追踪到了黑色轿车的轨迹。同一时间,胥某琼在江苏的姐姐胥某林名下的一辆轿车,则开始向他的车辆位置移动。嘉兴市公安局立即请求江苏警方协助抓捕行动,于当晚20时在苏州绕城高速拦截下了两辆嫌疑车辆。

“那年我25岁,跑运输、开农家乐,‘大把钞票’向我招手。突然,伯父病倒了,喊我去接班。”孙志伟说。

经现场审讯,胥某林交代,弟弟未与她见面。只是示意她多带两个人,把车开到定位地点,找到车钥匙后将黑色轿车开走。公安将现场警力分成两组,分别进行走访和视频侦查。现场警方发现,胥某琼曾在弃车点附近汾湖镇上出现,换了衣服买了口罩后,于22时56分上了一辆黑色轿车。4月17日16时左右,经视频侦查,胥某琼上了天池山景区。天池山方圆20公里,少有人烟。专案组成员认为,胥某琼在干扰视线,分散警力,“他目前无法与外界长期联系,身上钱又不多,所以肯定会尝试回到相邻的胥口镇找亲戚、朋友。”随即调整了侦查方向,沿天池山往胥口的方向寻找。

“做长城保护员没啥收入,但我从小看着伯父保护长城,也想接班把这份事业做下去。”孙志伟卖了货车,一边开农家乐,一边巡查长城。

连线李兰娟院士会诊?

此外,长城保护员年龄普遍在50岁以上,现年38岁的孙志伟是其所在长城保护工作站里最年轻的长城保护员。而附近村的年轻人大多因待遇低、强度大,不愿意做这项工作。

5月10日,《人民日报》刊发了题为《“生命至上”彰显人性光辉》的评论,文章部分内容如下:

一切为挽救生命让路。为了尽快阻断疫情传播,党中央果断作出关闭离汉离鄂通道的决策,即使付出城市停摆、经济下滑的代价,也在所不惜!生命重于泰山,340多支医疗队、超过4.2万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中国最顶尖的10个院士团队奋战一线,全国近1/10的重症医学骨干接力上阵……举全国之力、集优势兵力,尽锐出战,昼夜不息。正是凭借着世所罕见的防控力度和救治速度,中国兑现了生命至上的诺言,彰显了生命无价的情怀。

秦皇岛长城。马卫庆摄

公安查到,黑色轿车车主是胥某的哥哥胥某琼,正是持刀伤人者,此时已往江苏方向逃窜。嘉兴市公安局立刻向浙江省公安厅汇报案情,浙江省公安厅当即联系江苏公安,专案组30余名民警赶赴江苏开展工作。

“还有一个人呢?”民警通过视频倒查,注意到了白色SUV后的一辆黑色轿车。“白色SUV被拦截时,黑色轿车紧跟在后面,抓捕结束路障放开后,他就镇定自如地开走了。”南湖区公安分局刑事犯罪侦查中心教导员汪振军分析,“嫌疑人的心理素质可见一斑。”

案发后,公安启动重大案件侦办机制,第一时间成立专案组,全力抓捕三名犯罪嫌疑人。当晚18时30分,嫌疑车辆经320国道向嘉善城区方向逃窜。嘉善公安接到指令后,于18时47分将嫌疑车辆成功拦截。但车内却只有两名嫌疑人胥某和李某。

近年来,我国对长城保护工作越来越重视,但长城保护员及基层文物保护管理单位仍面临人员老化、资金经费不足等问题。

另一方面,孙志伟家附近的长城作为景区,近些年来开发旅游资源,周边村子的往来游客多了起来。孙志伟的农家乐也越来越红火,旺季时每天能烤20多只羊,一年经营农家乐可以挣10多万元。“身边的文物保护好了,咱老百姓的日子也越过越好。”孙志伟感慨道。

本版今起推出系列报道,关注文物保护利用中的社会力量,听听不同地方、不同群体唤醒文物的动人故事。

患者病历文件有1600多页

截至5月10日10:32,全球新冠肺炎确诊4024009例,死亡279311例。关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动态,请点击↓↓↓

“新国货计划2020”将帮助国货品牌们加速创新和完成数字化转型,争取让每个消费者的购物车多3个中国品牌。

4月4日,清明节,中国举行全国性哀悼活动。一家外国驻华使馆在微博中写道:“中国以国之名祭奠新冠肺炎遇难者,让我们看到了中国对个体尊严与生命的尊重与敬畏,也读懂了14亿中国人集体情感释放背后的团结与力量。”真诚关怀每一个生者、衷心尊重每一个生命、全力拯救每一个病患,中国抗击疫情闪耀的人性光辉,在病毒肆虐的当下,唤起了团结的愿望,传递着温暖的力量。

孙志伟从箱子里掏出了一张泛黄的工作证,这是当年秦皇岛市抚宁县(现抚宁区)文物局发给孙振元的文物保护员“委托执法证”,是他大伯心中最珍贵的东西。

4月18日中午,胥某琼出现在了胥口镇姐姐胥某林家附近,但并未接近,而是折返木渎镇藏匿。

“那个时候大伙普遍没什么长城保护意识,盖房子没砖,就直接从长城上扒下来用;甚至还为了挖药材、抓蝎子撬砖。”孙志伟回忆,伯父每次见到这类破坏长城的行为,都会大声喝止,常常跟人争个脸红脖子粗。为了制止村民在长城砖缝里翻蝎子,孙振元还曾专门去县里采购站,劝说负责人不要再收购蝎子。

为了让子孙后代还能看到这些文化遗产

生于1951年的孙振元,是当年长城守军后代,自小长在长城脚下,对长城有着深厚的感情。上世纪70年代,他不顾周遭人的反对与不解,和邻村闻名全国的长城保护员张鹤珊一道,开始义务保护长城。

人民日报、华商报、现代快报、北京青年报

长城保护也与周边乡亲的生活紧密相连

除了上述问题待解决,在孙志伟看来,加大科技设备投入,用机器设备减少甚至代替人力步行,会更有利于未来的长城保护工作。

抓捕胥某琼。嘉兴南湖公安

人民日报:挽救生命,中国不计成本

目前,胥某琼等人已被南湖区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完)

孙志伟在巡查长城时清理垃圾。马卫庆摄

2004年起,抚宁在全国率先成立长城保护员队伍,制定相关管理考核制度,定地段、定专人、定责任、定补贴、定奖惩。孙振元成为其中一员,对他来说,一年几百元的补贴倒没什么,真正高兴的是自己对长城的保护得到了认可。

挽救生命,中国不计成本。1月22日,中国政府即宣布,新冠肺炎患者和疑似患者的治疗费用无需个人承担。国家财政紧急下拨疫情防控补助资金,各地纷纷加大疫情防控投入,呼吸机、防护服、救护车等各类医疗物资全国调运,粮油、蔬菜、水果等各类生活必需品八方汇集。有两组数据最具说服力,一组是武汉市新冠肺炎患者总体治愈率达94%。另一组是,据国家医保局披露,确诊住院患者人均医疗费用达到2.15万元,重症患者人均治疗费用超过15万元,这些费用除部分由医保报销外,其余均由国家财政补助。这其中,一位70岁的患者接受治疗近3个月,两度用上ECMO,治疗费用近140万元。英国学者、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罗思义说得好:“中国从一开始就深刻理解什么是真正影响人们生活的人权。在致命的大流行病中,最要紧的人权不是刻板、肤浅的‘人权’概念,而是要能活下去”。

2月10日,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的长城保护员孙志伟,爬上其负责的董家口段长城,如往常一样边走边检查。

在孙振元心中,破坏长城就是在践踏祖宗的文化遗产。他坚持巡逻长城多年:每天一大早起来,就上长城去。看到放羊的、乱涂乱画的就制止;碰到被翻开的城砖就归位;10点巡完一遍,再回家种地。基本上是一天一近处、三天一远处,每天要走上几十里路。

为了救治这名全省最危重患者,医院成立了由刘青光副院长牵头、多学科专家参加的救治团队,成立了8名医生48名护士组成51人参与的床旁救治小组,24小时不间断对患者实施治疗,先后组织117次院内专家会诊、3次全省大会诊、连线张文宏教授和李兰娟院士,施秉银院长在武汉期间也高度关注这名患者的治疗,远程连线指导患者的救治,医院穷尽一切手段,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资源,经过医护人员全力救治,3月4日,患者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成功转为阴性,3月28日ECMO顺利脱机,4月14日有创呼吸机拔除。经过94天艰苦鏖战,5月9日患者达到出院标准,顺利康复出院。患者病历文件1600页以上,应该为史上最长的医疗文书。

孙振元生前每天都要到长城看看。郑严摄

胥某和李某某在嘉善西塘落网。嘉兴南湖公安

短短两三个月时间,绝大多数省份实现确诊病例和新增病例“双清零”,7万多名患者治愈出院,迅速扭转了疫情快速蔓延的严峻局面,以较高的治愈率和较低的病亡率创造了抗击重大传染病的“中国奇迹”。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有一线希望就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这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的生动写照。

接力保护长城的叔侄俩、认养文物古建的志愿者队伍、功能类别多样的民办博物馆……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来自各行各业,怀着敬畏与热爱,探索创新方法,参与到形式多样的文物保护利用之中。因为他们的加入,越来越多散落各地的文物得以被发现和呵护,更好地为人所认知,更好融入生活、焕发光彩。

过去“长城保护员”属于义务保护,从2004年开始成立专门队伍后,各地财政发放一定报酬,但金额有限。孙志伟每个月做长城保护员的收入仅五六百元,生活来源依然靠经营农家乐。而且,长城沿线的区县多为山区,自身经济不发达,很难单纯依靠本地县一级财政提升长城保护员待遇水平。

2007年,为长城保护奉献了大半辈子的孙振元、张鹤珊等老人,获得由国家文物局授予的全国优秀长城保护员荣誉称号。后来,孙振元患病,无法上长城巡查了。自己儿子还在上学,他便劝侄子孙志伟继续做长城保护员工作。

可喜的是,长城巡查手段的科技含量正越来越高。目前海港区投入资金,在部分城墙附近装上高清摄像头,在长城保护工作站里装上大屏幕,保护员可以坐在屋子里对长城部分段落进行实时视频监控。如果发现哪个位置有塌陷或其他险情,可以迅速发现;如果有游客私自攀爬野长城,也能及时制止。坐在屋里对着监控大屏“巡视”长城,成了孙志伟的一个新习惯。

随着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逐渐提高,思想观念也有了显著变化。到孙志伟巡查长城时,扒砖盖房子、撬砖找蝎子的行为基本没有了,连乱涂乱画、乱扔垃圾的行为也变少了。

在这样辛苦的条件下,孙振元却和侄子孙志伟在长城上接力巡查,一走就是40余年。从过去阻止村民拆砖盖房、撬砖找蝎子,到如今制止游客乱涂乱画、监视城墙坍塌险情,两代人一步一个脚印,为保护长城贡献着力量。

此外,在山海关,长城保护员开始使用无人机对长城进行航拍巡视。无人机能够克服地形困难,360度全方位立体地对长城进行拍摄观察,大幅节省了人工巡视的时间。

“我想保护好老祖宗留下的宝贝,让子孙后代还能看到这些文化遗产。”孙振元常常这样对晚辈们说。因为他对长城的热爱和多年保护,1997年,孙振元成为中国长城学会第一批6名农民会员之一。

2012年,孙振元因心力衰竭去世。去世前,就算身体爬不动了,他还惦念着再上长城转转……

文物保护是个专业性极强的工作,而长城保护员往往都是附近村民,大多是“半路出家”,需要更多培训来提高专业知识。

这一圈走下来要数小时,一路上不少坡段与地面呈40多度夹角,大多是没有垛墙的“野”长城,好似“通天石阶”。孙志伟走在上面,如同沿着没有护栏的陡峭石土路向上爬,左右两侧是离地面几十米高的山壁,瞟一眼都让人感到眩晕。

值得一提的是,一台ECMO设备,采购费用达一两百万元,在使用过程中所用耗材也价格不菲。ECMO设备仅“开机”一次,就需要6万元的费用,后期再算上机器的维护费用,加上病人病程不定,出现耗材更换的情况,为救治一名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需要付出巨大的人力和财力,将包括ECMO在内的多尖端医疗技术用于新冠肺炎患者救治,这显示出我国为救治新冠肺炎患者不计代价。 

4月16日,嘉兴公安接到报警,报案人王女士描述,当天17时左右,她和朋友宋某在途中遇到与她有纠纷的三名男子,五人发生了冲突。宋某在劝解过程中被其中一男子持刀刺中胸口,三名男子随后驾驶一辆苏E牌照白色SUV逃逸。受害人宋某因抢救无效死亡。

长城保护不仅与历史文化相连,也与十里八乡老百姓的生活紧密连接在一起。对孙志伟来说,巡查长城不只是事业,更是一份责任,“保护长城应该一代代人传承下去”。

而在一个月前,武汉一名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抢救视频刷爆网络,“一定要让他活!”医护人员握拳鼓劲的一句话,戳中中国人的泪点。用了25天ECMO、上了50天呼吸机,四省医护人员接力救治两个多月,这名患者转危为安。

当完全掌握到胥某琼的行踪及落脚点后,公安立即将该片区域围住。4月19日11时32分,胥某琼从一间废弃民房内走出时,被设伏的专案组民警们当场抓获。经审讯,胥某琼对持刀伤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华商网,2020年2月5日,一名发热并伴有胸闷、气短的66岁老年女性患者在家人的陪伴下来到交大一附院急诊科就诊,医生凭借职业的敏感性,高度怀疑感染新冠病毒,立即将患者从抢救室转移至急诊科单间病房隔离救治,经过快速核酸检测和胸部CT检查,确诊新冠病毒阳性并立即收入医院感染病房。

《人民日报》就在今天(5月10日)的头版发表评论表示,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有一线希望就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这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的生动写照。

患者入院后51小时,病情急转直下,快速进展到重型直至危重型,医疗团队先后为其进行无创呼吸机、气管插管、有创呼吸机、CRRT等辅助治疗后病情依然很重,2月8日晚讨论并准备ECMO,2月9日凌晨,医疗团队顺利实施ECMO,经过一夜奋战,成功挽救患者生命。

救治过程中, ECMO使用时间长达49天,期间先后两次更换ECMO核心部件膜肺(人工肺),一次更换血泵(人工心脏),先后因心率失常、气胸、出血、休克感染6次从死亡线上将她拉了回来。

提起万里长城,人们总会想到这样的画面:一排高大整齐的垛墙,横卧群山,绵延万里,烽火台缀连其间。然而,受千百年来自然灾害和人为破坏等影响,不少段长城已经退化为一道陡坡或仅留地基。据国家文物局统计,中国历代长城总长度为21196.18公里,其中保存较好的不足10%。

如今,当地长城保存较为完好,鲜有破坏行为发生。

为此,在长城沿线大约有3000多名长城保护员,他们定期巡查,防止人为破坏。可巡查长城并非轻松的郊游,保护员经常要背着几十斤重的干粮、水、垃圾袋及测绘仪器,徒步行走。

车上却未见胥某琼,只有姐姐胥某林、姐夫张某和另一名亲戚。

meramex.com